新西兰大学联盟疫情造成损失将打击教育业

原标题:新西兰大学联盟:疫情造成损失将打击教育业

中新网2月11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日前,新西兰各大学部门组织表示,因为旅行禁令影响,原定在新西兰八所大学学习的12700名中国学生中,或有一半以上无法按期回校继续学业。

科技部网站资料显示,2017年1月,由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业集团、厚朴与ARM共同发起设立的厚朴-Arm创新基金(简称“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正式成立启动。由Arm及厚朴投资共同负责管理,落户深圳。

Hipkins在一份声明中说,新西兰政府正在密切注意局势。“虽然大学新学期目前都没有开始,但我们已经以多种方式为他们提供支持。比如让中国的学生在线上学习,将大学的开始日期推迟到第二学期等。”

吴雄昂曾在公开场合表示:“Arm中国已经是一家中国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中国”。如今从天眼查的信息来看,安谋中国的最大股东仍是Arm公司,而中方投资者虽然占股51%,但是股权相对分散。

这时又有一位消息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有人举报吴雄昂有不当行为,主要是财务违规、利益冲突等,随后公司董事会解雇了吴雄昂,并将继续调查吴雄昂的不当行为。

所有消息汇聚一处,眼瞅着就差官宣了。

天津是我国社区志愿服务的发祥地。疫情期间,我市新增注册“社区志愿者”2.29万人,占比32.74%。

中电仪器研发生产的电子测量仪器、自动测试系统、元器件等产品,广泛应用于卫星、通信、导航、雷达、科研、教育等领域,并为载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光纤通信干线工程、大飞机制造等国家重点项目提供配套保障。

“社区是疫情防控的第一道关口,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最有效防线。”市文明办有关负责人表示,疫情期间,很多志愿者和志愿服务组织自觉到社区卡口参与门岗值守、测温消毒、登记排查、入户宣传等,构筑起一道坚强可靠的“红色防疫墙”。同时,志愿服务与社区网格化管理相结合,在服务“一老一小”、便民惠民等方面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很多志愿服务组织也在疫情期间与社区结对子,为今后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和便民服务奠定了基础。

更有意思的是,安谋中国表示唐效麒 (Phil Tang) 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他不再代表安谋中国履行任何职能。一路看下来的小伙伴应该注意到了,这个唐效麒就是Arm声明中组成的联席首席执行官的那位。

安谋中国独立运营后,把“做本土的芯片IP公司”作为目标,使命是逐步地推动本土研发,目标是全球标准、本土创新。吴雄昂上任之后的两年多时间,安谋中国推出了人工智能 IP、CPU、物联网安全三大产品线。

新西兰大学联盟的首席执行官Chris Whelan表示,潜在的学费损失将几乎抵消掉整个行业的总盈余。据了解,就学生签证的入境日期和退款政策的灵活性问题,新西兰移民局表示正在寻求解决方法,并已采取措施减轻影响。

显然,华为入股中电仪器将进一步拓展其在5G领域的技术布局。

“国际学生为我们提供给所有学生的整体教学质量做出了重大贡献。“如果旅行禁令延长了很长时间,将会导致成本上升,在恢复后,新西兰将不得不进行讨论如何保持大学体系的教学质量。”

新西兰总理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我们还不知道更广泛的供应链风险,但是我认为,这再次凸显了多元化的贸易格局对新西兰和我们出口商的重要性。”

同年5月,Arm公司和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计划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目标是把合资公司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也就是安谋科技(中国)。

这份声明直接点明,Arm公司和厚朴投资的联合声明对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而且对吴雄昂先生及安谋中国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并且已经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据华为运营商BG总裁丁耘今年2月20日在欧洲举行的发布会上透露的最新数据显示,华为已在全球获得91个5G商用合同,5G Massive MIMO AAU(Active Antenna Unit)模块发货已经超过60万个;在随后3月9日的产品与解决方案线上发布会上,华为面向国内市场又发布了包括5G RAN解决方案、面向确定性网络的5G核心网解决方案、分布式智能全光接入网和Liquid OTN光传送解决方案、面向5G和云时代的智能IP网络解决方案、5G Power 2.0解决方案在内的十大5G创新解决方案。

安谋中国通过官微发布声明,直接否定了此前“传言”。声明称,安谋中国表示公司并未发生人事变动。同时强调安谋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该报道还引援了知情人士的消息:“上一周一直在焦灼状态,还涉及到法人的替换等法律手续。暂时还没有对外公布”。

Whelan表示,1.7亿新西兰元的学费收入,与2019年八所大学的1.75亿纽币的盈余相若,而后者被用来弥补不断上升的运营成本。虽然他将这些数字描述为“最坏的情况”,但如果损失了这些收入,“则意味着一定程度的财政紧缩,还要与政府进行严肃对话”。

然而就在6月10日午间,“第一折”出现了。

21岁的李响是宝坻区海滨街天馨家园社区居民,看着父亲一直坚守抗疫一线,便第一时间写下请战书,申请成为一名志愿者。“每天8点半上岗,有时晚上七八点钟还在值守,记得有一次走访,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她说,“长时间戴口罩会缺氧,戴护目镜也很勒,虽然如此,但我知道微光可成炬、滴水能成河。这场战‘疫’,胜利不必在我,胜利一定有我。”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截至目前,我市在志愿服务网注册的“党员志愿者”有31.81万人。疫情暴发以后,新增注册党员志愿者3.11万人,是新增注册志愿者总数的44.25%。

新西兰大学联盟表示,仅就直接收费而言,院校可能会面临1.7亿新西兰元的预期收入损失,而学生在此期间的生活预计将花费3.4亿纽元。

也就是说Arm在中国的子公司股权一半以上已经分散出去。到了2018年4月,Arm中国的合资公司正式开始运营,主体就是安谋科技(中国),吴雄昂任执行董事长兼CEO。

我们先来看Arm公司的一些背景信息。2016年,软银以32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Arm,当时是以借贷、抵押的方式进行,因此被视作一场豪赌。2018年,软银又宣布,把Arm在中国的子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作价7.75亿美元,买方是中国投资公司(ChinaInvestmentCorp.)、丝绸之路基金(SilkRoadfund)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Holdings)在内的一批投资者。

这也解释了为何Arm公司的声明要联合厚朴投资。事实上,这个厚朴投资来头也不小。

志愿服务是一种奉献和付出。据统计,新增注册志愿者中,18周岁以下的有1.85万人,占比26.55%;19至35周岁的有2.23万人,占比31.86%;36至60周岁的有2.21万人,占比30.85%;60周岁以上的有7500人,占比10.74%。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直接否认6月4日的董事会,称其“违反程序”,“不具有合法性”。如果当天的董事会不具有合法性,那么最终的结论也就没有意义。总之,所谓的罢免没有法律意义。

Whelan说,在短期内在线提供远程学习很简单,但是在一两周后,大学需要提供更复杂的服务,例如课外辅导支持和使用实验室。“我们需要了解的是这段时间可能有多长,因为这将决定我们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来支持这些学生。”

如今这件事已经变为“第一大股东要罢免公司CEO”的戏码,背后体现着Arm公司和安谋公司之间的矛盾。显然安谋中国想要拥有独立自主的控制权,而Arm公司并不想放手,于是吴雄昂就成为了双方的“必争之地”。

就在安谋中国声明发布后的几个小时,Arm公司联合厚朴投资发布了一份新的声明,称二者共同在安谋中国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同时指出,该决议于2020年6月4日举行的安谋中国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中国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对于这件事,澎湃新闻也进行了报道,6月4日安谋中国召开一次董事会,在这次董事会上吴雄昂被罢免了公司董事长和CEO的职务。但这次董事会吴雄昂本人并没有参加。随后,吴雄昂拒绝接受董事会的罢免决定。

击破“传言”,安谋中国第一封声明

吴雄昂被“罢免”后,公司过渡时期交给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组成的联席首席执行官,而安谋中国董事会正在推进公司管理层的遴选工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安谋中国的发展。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与华为一同入股中电仪器的还有另外7位股东,华为是除去中电科四十一所、中电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外股份最多的企业之一。另外五家企业及投资机构分别为:合肥中电科国元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蚌埠思仪发展企业管理中心、国家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电电子信息产业投资基金(天津)合伙企业、蚌埠思仪创新企业管理中心。此次股权变更后,公司原唯一股东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下降至50.54%,中电仪器的注册资本也从5亿元人民币增加至8.258亿元。

同时声明指出,基于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且证据确凿,所以董事会认为,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我已经有13年党龄了,作为党员,关键时期,就得第一时间往前冲。”刚过完年,滨海新区港星里社区居民、天津浩伦气体有限公司高管周如民看到社区防控人手紧张,有些值守人员岁数也比较大,就第一时间注册了志愿者,卡口执勤、体温测量、防疫宣传、信息登记……处处都有他身穿“红马甲”的身影。

传言四起,安谋中国CEO被免职?

6月10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安谋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被免职,安谋中国董事会已任命Ken Phua(新加坡籍)和Phil Tang(中国籍)为安谋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CEO。

声明一出,几乎粉碎了此前所有传闻。按照正常套路,事情到这也就结束了,先有传闻,然后官方辟谣,一切归于平静。但事情并没有按照剧情发展。

此外,在5G芯片方面,华为目前已有5G基站核心芯片“天罡”,以及麒麟990、麒麟820两款5G SoC芯片,今年3月,华为荣耀子品牌发布的荣耀首款5G手机荣耀30S,搭载的正是一同发布的这款8系5G芯片,麒麟820。雷锋网雷锋网

这份声明虽然是Arm公司和厚朴投资联合发布,但依然以安谋中国大股东、董事会的名义发出,看上去非常官方。事情至此,就变成了官方打了官方的脸。

再次反转,安谋中国的第二封声明

换句话说,厚朴投资对于安谋中国的创立起着重要的作用,同时对于Arm中国也有着重要话语权。

天津社会科学院伦理学研究所所长杨义芹表示,我市第一时间印发《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中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通知》,坚决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特殊战役。这一数据充分说明,疫情期间,我市广大党员积极响应号召,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以实际行动践行“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党员”,让党旗在战“疫”一线高高飘扬。

又打了Arm公司一巴掌。

杨义芹表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疫情暴发,大大激发了蕴藏于广大市民,尤其是中青年心中的爱国热情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不断激励他们投身防控一线,成为联防联控志愿者。

如果你以为事情到这就结束了,那可能是你太年轻,毕竟说好了还有“第三折”。6月11日上午,安谋中国通过官微等各个渠道发布了第二封声明,直接怼回了Arm公司的联合声明。

市文明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多年来,我市不断创新发展志愿服务工作,加强志愿服务法治保障,充分发挥志愿服务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持续推进志愿服务常态化、制度化,逐渐让“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深入人心,形成自己的品牌和特色。

经过这样的“连环巴掌”,最后安谋中国表示相关运营一切正常,将一如既往地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安谋中国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快速打脸,Arm公司与厚朴投资联合声明

故事“第二折”由此开始,这份声明直接打脸安谋中国,不仅承认此前“罢免传闻”,还将决议时间写得明明白白,就是6月4日。

疫情期间,广泛宣传志愿者投身疫情防控一线的感人故事、在“天津好人”推选活动中加大疫情防控志愿者比例等,让广大市民感受到志愿服务人人参与,志愿榜样就在身边,营造了积极向上、崇德向善的良好社会风尚。

据雷锋网了解,中电仪器早年间开始布局5G通信测试及研发工作,早在2016年推出5G毫米波通信测试解决方案,并在去年10月发布了5252D 5G多通道基站测试仪,重点解决5G大带宽、新型子载波、帧结构、多址接入、波形、调制编码、多用户模拟等5G关键技术难题。此外,去年年初,中电仪器毫米波与太赫兹(50GHz-500GHz)测量系统项目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尽管尚不知道疫情引起的限制对新西兰经济的影响,但旅游业、海鲜业和伐木业已经受到了直接打击。贸易专家警告说,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以至于破坏的程度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并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Whelan说,这种情况对大学部门来说是“完美的暴击”,因为它正好在学年即将开始之时发生了。“这可能是一年中最糟糕的时间,因为这是学生将要出发到达校园的时间。即使取消旅行禁令,比方说这个周末就取消,仍然会有大量的航班被打乱,大量的学生将被困在前往新西兰的路上。”

讲到这,事情已经非常明朗了——安谋中国和Arm公司打起来了,就“是否罢免吴雄昂一事”没能达成共识。文章开头提到,安谋中国是Arm在中国建立的合资公司,后者拥有47.33%的股权,那是否就有权罢免安谋中国的CEO呢?

58岁的河北区望海楼街金狮家园社区居民闫志红,在疫情期间注册成为一名志愿者,她不仅坚持巡逻、执勤,还在社区便民店义务盯摊儿。居民“买菜难”问题解决了,可身有残疾的老母亲却无人照看,有一次摔跤,在地上坐了一下午。“防控疫情人人有责,作为一名退休党员和小巷管家,我更应第一时间站出来、冲上去。”闫阿姨说。 记者 李国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