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与我在武汉“相聚”

武汉战“疫”日记丨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与我在武汉“相聚”

作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我们来武汉战疫前线已经有50天了。在此期间,军队和地方分批次增派人员支援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区的疫情防治工作。近日,多支国家医疗队陆续返回,胜利在向我们招手。

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15日发布公报说,荷兰在此前24小时新增确诊病例176例,新增死亡病例8例;累计确诊病例1135例,死亡20例。

我们用所学的医学专业技能,在不同的地方共同与病魔战斗,只是这场战斗只能赢,绝对不能输。“惜别于重庆,相逢在武汉”,我们携手并肩,共同投身到疫情防控一线,便是不负当年的奋斗和努力。

在他们之中,有我熟悉的同事、战友,更有毕业后相别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他们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科的王铭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的钮柏琳。作为2003级入校的临床医学本科生,我们选择学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2003年非典期间英勇的白衣前辈的影响。

在五年的大学时光里,我们漫游在浩瀚的医学书海,踏遍了医院的内外专科,在忙碌的学医过程中不断丰富着自己,临床经验也在一份份病历中一点点积累。与此同时,我们共同畅游在学校的湖边,一起参加班会活动,一起玩游戏,我们的友情愈发亲密。大学时光疾驰而过,医学的路有很多种走法,钮柏琳选择了考研,王铭则参加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我则保研继续深造。

截至16日,湖北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5天保持个位数增长,累计治愈出院人数突破5.5万。

欧洲报告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已超过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总和,世界卫生组织13日宣布欧洲成为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震中”。

这几年,与许多旧时同学联系渐疏,偶尔空暇时也会怀念从前、怀念住在上铺的兄弟,但是我们却很难有机会聚在一起。直到今年,我们从不同的单位,不同的科室千里驰援武汉,又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在武汉一起战斗的日子,王铭工作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区ICU病房,钮柏琳支援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和沌口方舱医院,我在火神山医院感染病房负责普通型及部分重型患者的诊治,我们都在不同的战位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医学无国界,我们非常愿意解答荷兰在抗击新冠病毒时所面临的问题,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武汉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汪宏波说。

(整理:朱广平、陈小俊)

十二年的工作中,我们逐渐褪去年少的青涩,如今的我们就像当年崇拜的前辈一样,穿上同样的防护服,共同战斗在武汉。虽然我们不能相见,但我们却深深地感受到老同学的存在。

“你们做得很棒,谢谢你们给我们分享了如此宝贵的经验!”荷兰Sint Jansgasthuis医院负责人德·威特·英格说。英格还询问,如果荷兰医生在治疗新冠肺炎时遇到疑难问题,能否继续邀请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专家给予帮助。

在1个多小时的通话中,荷方6位医生代表围绕新冠肺炎的基本症状、临床诊断、预防与治疗等方面提出系列问题,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新冠肺炎疫情专家组7位成员分别给予详细回答。